• <div id="xvcmg"></div>
  • <div id="xvcmg"><tr id="xvcmg"></tr></div>
    <li id="xvcmg"><tr id="xvcmg"></tr></li>
    首頁 > 新聞 > 商業人文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中國首檔打歌音樂綜藝,用大數據營銷力推草根音樂人

    第一財經2018-09-22 09:48:53

    簡介:《中國音樂公告牌》是愛奇藝本月推出的一檔打歌節目,也是中國首檔打歌音樂綜藝節目。該節目試圖讓音樂人回歸音樂舞臺,而不是靠綜藝、電視劇續命。

    9月14日晚,摩登兄弟劉宇寧站上《中國音樂公告牌》的舞臺,演出過程中刷出無數條“劉宇寧”相關彈幕,臺下粉絲熱情高漲,聲嘶力竭地呼喊著偶像的名字。

    摩登兄弟是一支今年在抖音上躥紅的樂隊,劉宇寧是樂隊主唱,挺拔帥氣的形象加上頗具辨識力的嗓音為他吸引了千萬粉絲。這支草根樂隊以翻唱聞名,《中國音樂公告牌》是他們的首支單曲《想象》的首發現場。《想象》(live版)在網易云音樂上線五天后,評論數超過五萬條。

    在愛奇藝的布局中,《中國音樂公告牌》不僅關于偶像產業,而是關注整個音樂產業,所以前兩期節目中,有偶像歌手蔡徐坤、ONER組合,有實力唱將陳粒、阿肆,也有劉宇寧這樣的新人面孔。

    《中國音樂公告牌》是愛奇藝9月7日推出的一檔打歌節目,也是中國首檔打歌音樂綜藝節目。在偶像產業鏈成熟的韓國,有《人氣歌謠》、《音樂銀行》等六大打歌節目,承接來自上游偶像工廠源源不斷的輸送。在中國,《偶像練習生》、《創造101》熱播之后,2018年被定義為“偶像元年”。愛奇藝此舉被認為是為偶像產業作下游基礎建設——為他們提供新歌發表和粉絲應援的舞臺。

    打歌舞臺為陳粒這樣的創作人積累了社交熱度

    愛奇藝副總裁姜濱在此前采訪中糾偏了這種說法:“既然叫《中國音樂公告牌》,那它不僅僅關于偶像產業,而是關注整個音樂產業。音樂市場是不會消亡的,我們希望借助節目的力量和市場的力量,推動音樂往前一步,讓音樂人回歸音樂舞臺,而不是靠綜藝、電視劇續命。”所以前兩期節目中,有偶像歌手蔡徐坤、ONER組合,有實力唱將陳粒、阿肆,也有劉宇寧這樣的新人面孔。

    節目播出的同時,愛奇藝聯合Billboard China、尼爾森網聯、網易云音樂、新浪微博等多個平臺打造節目同名榜單,根據視聽傳播指數、社交互動指數、舞臺熱度指數和用戶喜愛指數四個維度進行統計,入圍榜單的歌曲都是2018年在中國發行的音樂作品。

    這也是Billboard進駐中國兩年后,首次與國內網絡綜藝合作,為榜單提供大數據支持。Billboard China首席內容官胡小惟告訴第一財經,“這檔節目不能說多么完美,它也在摸著石頭過河,至少我們能看得到它在進行跨維度嘗試,沒有把站內投票列為重要權重,從這一點來看,它值得尊敬。”

    正版化之前,數據沒有意義

    十多年前,《音樂風云榜》等榜單類節目有過輝煌歷史。彼時音樂發行渠道單一,榜單大多基于電臺、電視臺等主流媒體發揮價值。傳統榜單沒落之后,互聯網時代的音樂行業亟待重建一個具有公信力的音樂評價體系,然而在消費場景多樣化的當下,很難再用單一維度數據衡量一首歌、一名藝人的價值。

    在音樂知識產權比較健康的美國市場,藝人在不同平臺上的定價有據可依,但目前中國音樂市場缺少良性的版權定價機制。在胡小惟看來,在版權走向正規之前,任何數據都沒有意義,只有音樂版權概念逐漸清晰之后,才有可能參考國際上版權收益的定價機制,與平臺或版權授權方討論合理的收益。

    2015年7月9日,國家版權局發布了《關于責令網絡音樂服務商停止未經授權傳播音樂作品的通知》。這條被人們稱為“史上最嚴版權令”的通知改變了互聯網音樂的格局,各大互聯網音樂服務商爭相購買版權以規避風險,互聯網音樂平臺走向正版化,促使音樂價值的回歸。

    榜單某種意義上類似于權威歌單,是大部分消費者聽歌的一種模式。“目前絕大部分榜單仍然沒有逃出一個魔咒,就是拿話語權和利益作交換,利益直接和藝人排名相關,因此會出現花錢買榜等簡單粗暴的現象,這不是良性的經營模式。”胡小惟表示。

    Billboard進駐中國的消息曾經讓業界重燃建立音樂評估體系的希望。Billboard長期為歐美國家流行樂壇提供權威的單曲以及專輯排行榜,124年的歷史見證了現代音樂產業一路的興衰,它綜合實體和數字銷量、流媒體播放量、電臺播放量以及社交熱度等多個維度的數據,某種程度上,代表著一首歌曲是否普遍流行。為了確保榜單的真實性和公正性,Billboard的統計方式也非常嚴謹。

    《中國音樂公告牌》是一次重要探索,Billboard China和尼爾森網聯提供核心算法規則,愛奇藝根據不同維度數據的特征進行處理,彼此達成共識:兼顧目前音樂消費行為的多樣化和不同消費行為對音樂作品的推廣關系;不同的音樂消費行為數據對音樂人、唱片廠牌、版權機構獲得版權收益有對應的換算關系;推動音樂版稅規則的相對標準化和穩定化;在音樂人、音樂作品與消費者之間建立更豐富易懂的數據聯系。

    培養行業機制的土壤

    尼爾森報告顯示,去年美國的整體點播串流播放次數超過6180億次。胡小惟告訴第一財經,中國音樂市場在這方面體量并不比美國低,問題在于藝人的兩極化比較嚴重,其實打榜類節目重要價值是推動更多藝人走到中間環節:“不再是一家獨大或者是幾家獨大,不斷有新的藝人、新的歌曲涌現,永遠都會有更有才華、更有想象力的人推出好作品。”

    除了頭部藝人之外,在《中國音樂公告牌》Top100榜單中,一些藝人靠著才華和作品走到了前列。在沒有MV的情況下,陳粒的《情景劇》演出視頻播出后,四天時間播放量超過2000萬,從365名上升到第7名。“很多人都說中國沒有好音樂,其實大家不太了解,民間有很多有天賦、熱愛音樂的人,只是行業機制的土壤不良,導致很多人望而卻步。”胡小惟說。

    無論是打榜節目或者是榜單,偶像一直是人們所關注的焦點,蔡徐坤的新歌《Wait Wait Wait》毫無意外地強勢登頂《中國音樂公告牌》。而放眼國際榜單,5月18至27日,吳亦凡的單曲《Like That》拿下了Billboard Hot 100 第73名,刷新了華裔音樂人的最好成績,當然離不開粉絲有組織的打榜支持。

    自娛樂行業開始,偶像文化一直存在。今年5月27日,韓國偶像團體防彈少年團(BTS)新專輯《Love Yourself 轉Tear》首次登頂Billboard 200專輯榜周冠軍。韓國總統文在寅發推特祝賀他們創造了歷史:“向熱愛唱歌的七個少年和少年們的翅膀Army表示祝賀。全世界的青年們通過防彈少年團的歌曲、舞蹈、夢想和熱情獲得了慰藉和勇氣。”防彈少年團的成功一方面緣于出色的唱作能力,一方面離不開粉絲群體Army的應援和打榜,他們在社交媒體方面的運營能力也相當出色。

    胡小惟和多位業內人士討論過社交媒體運營的問題,這也是防彈少年團能夠在北美市場有強勁表現的關鍵因素。中國藝人參加國際上的節目,需要專業的團隊為他們處理社交媒體上的粉絲需求,從前只是任其野蠻生長。胡小惟提到,此次與愛奇藝合作一方面提供數據支持;另一方面也向節目組提供國際音樂創作、海外發行的協助,制作一些可供國際上打榜的歌曲,他們正在探索一個相對可復制的模式,幫助更多中國藝人走向國際市場。

    雖然《中國音樂公告牌》在節目制作方面仍有不成熟之處,但某種意義上開啟了國內新的音樂榜單時代,藝人需要舞臺和平臺來展現作品,用戶可以在不同的場景下找到自己喜愛的音樂。在《中國音樂公告牌》上線后,騰訊音樂推出的“由你音樂榜”宣布于9月正式上線,《由你音樂榜樣》則是結合該榜單將在今年第四季度推出的一檔音樂打歌節目,優酷的打歌節目《Music On》也曝光了相關消息。

    在胡小惟看來,良性機制運營下的音樂榜單會讓不同喜好、不同類型的音樂消費者之間產生圈層效應。“圈層和圈層之間的交集會越來越多,技術和環境完善的前提下,好作品能夠通過榜單產生迅速傳播,曲風、制作會有越來越多的交融,你可以看到現在大量作品是搖滾樂和電子樂、爵士樂的交融,大家的音樂喜好變得不再單一。”

    到那時,聽眾對音樂的包容性更高,從單一音樂喜好中走出來,變成一個有寬泛口味的消費者,最后真正形成音樂文化。“真正的音樂文化是通過一代代人終身體會音樂、喜歡音樂、尋找音樂的過程中形成和傳承下去的,中國也許暫時落后歐美,但隨著音樂傳播扁平化、新音樂版權技術的產生,人們會有更多機會接觸好音樂,發現好音樂。”胡小惟表示。

    責編:李剛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甘肃神人破解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