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xvcmg"></div>
  • <div id="xvcmg"><tr id="xvcmg"></tr></div>
    <li id="xvcmg"><tr id="xvcmg"></tr></li>
    首頁 > 新聞 > 商業人文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賈樟柯《江湖兒女》遭遇張藝謀的《影》,誰賺到口碑誰贏下票房?

    第一財經2018-09-22 09:39:20

    簡介:賈樟柯的新片《江湖兒女》9月21日公映。人到中年,賈樟柯有比較多的生命感受,想扎扎實實拍一部長篇小說一樣的電影,把世道、人心這些最琢磨不透的東西好好寫一寫。

    港產江湖片中的情義,成了賈樟柯這代人的情感追求,他不止一次提到過自己對黑幫片、武俠片的癡迷。 視覺中國圖

    《江湖兒女》可能是賈樟柯最沒有門檻的影片。

    葬禮上大跳國標舞,年輕男女和著流行歌曲瘋狂甩頭蹦迪,千禧年小縣城的演出——裸著上身的男子模仿港星做派,高唱《有多少愛可以重來》……這些片段是賈樟柯電影中常見的時代布景,看似荒誕卻極度真實。新片《江湖兒女》的娛樂性更強,時不時逗人發笑。

    它的故事也更好理解,講述了因緣際會不斷走散的兩個人,幾度重聚、離別,說到底就是男人和女人的愛情故事。飾演女主角的趙濤造型更加“洋氣”了,一開場梳著齊劉海,江湖圈兒里一枝花,熱情好似一團火。

    影片男主角斌哥曾叱咤一方,到頭來卻腦溢血變成偏癱,女主角巧巧是中國銀幕上罕見的集柔軟與強大于一身的女人。

    飾演女主角的趙濤一開場梳著齊劉海,江湖圈兒里一枝花。

    片中有一個黑色幽默的片段,開往烏魯木齊的綠皮火車上,徐崢飾演的“民間科學家”問路人,你見過UFO嗎,旁人臉上寫著驚奇,趙濤飾演的巧巧面不改色:“我見過”。觀眾笑了起來,一半是因為對話的荒誕,一半是感受到了賈樟柯電影宇宙的聯結——在電影《三峽好人》里,趙濤真的見過UFO。除了超現實符號的互文,《江湖兒女》隨處可見賈樟柯的電影密碼。男女主人公斌哥和巧巧照搬了《任逍遙》中角色的名字,《三峽好人》里一模一樣的服裝道具,《小武》、《天注定》里場景也有不同程度地再現,熟悉賈樟柯電影的影迷,一定會在看到這些片段時莞爾。

    賈樟柯的電影注重結構與實驗性,《江湖兒女》作了一些調整,換句話說,故事與情感成為了核心。“人到中年,有比較多的生命感受,我想扎扎實實拍一部長篇小說一樣的電影,把世道、人心這些最琢磨不透的東西好好寫一寫,就像潛水一樣,盡量扎到情感的核心地帶,這是我拍《江湖兒女》的初衷。”

    上海的一場點映過后,主持人提問賈樟柯“是否在致敬自己”。他回答,“我不覺得已經到致敬自己的年紀,我的拍攝黃金期至少還有20年。”他稱自己還處在產能過剩階段,“如果你關注現實,你就會覺得有些事情是此時此刻迫切想要講述的,這種感受非常洶涌。”

    賈樟柯想拍江湖由來已久。胡金銓電影里的明代、張徹電影中的清代、吳宇森電影中八十年代的香港,他喜歡不同時代不同背景里的江湖氣味,有血有肉。“藝術家、導演迷戀江湖的主題,實際上是看主流的世界發生了什么,我們今天講世道人心的變化,可能在江湖里看得更清楚一些,就像情義變遷一樣,那個世界非常吸引我。”

    港產江湖片中的情義,成了賈樟柯這代人的情感追求,他不止一次提到過自己對黑幫片、武俠片的癡迷。不過,賈樟柯要表現的江湖不是吳宇森的香港江湖,也不是《教父》或者《美國往事》里的江湖,他要拍的是日常生活中真實存在的江湖,它與我們所經歷的社會變遷有關。

    “江湖首先是指激蕩、變革的年代,我們講述江湖故事,首先是江湖背后有一個劇變的社會,透過江湖可以看到人心、世道的變化,危機四伏的生存環境,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經歷各種各樣的危機,還有復雜的人際關系。”

    2001年到2018年,《江湖兒女》走過漫長的時空,從BP機到摩托羅拉翻蓋手機再到最新款iPhone,從輪船到綠皮火車再到“和諧號”,對時代奇景的捕捉能力,賈樟柯一直在行。17年,從山西到三峽、湖北、新疆,再從新疆回到山西,7700公里,不同口音、不同面孔、不同職業的面孔一一登場,賈樟柯的朋友張一白、刁亦男、張譯扮演著“走馬燈”式的角色,眾生相撐起整個江湖的人物畫廊。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趙濤扮演的女主角巧巧和廖凡飾演的斌哥。

    “我1970年出生,小時候街頭上有很多大哥,我覺得他們特別會處理人際關系,懂人、重情,那個時代的大哥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有一年,讀大學回老家的時候,我看到曾經的一個大哥蹲在門口吃面條,我特別感傷,人最終都會被時間改變和雕塑。”賈樟柯在不同場合講過關于“斌哥”的故事,兒時所崇拜的大哥,如何被歲月消磨成了路人。

    《江湖兒女》中的斌哥也曾威風凜凜,叱咤一方,到頭來卻腦溢血變成偏癱,這似乎是很多中年落魄男子的縮影。巧巧不同,她是中國銀幕上罕見的集柔軟與強大于一身的女人,她重情重義、至情至性,顛沛流離時仍守著心中的江湖,她的存在顯得那些男性頗為卑劣和不光彩。

    有人認為賈樟柯借機在電影中贊美女性,他說:“我沒有贊美女性,我是在反思男性,反思自己的弱點。男性好像把道義掛在嘴上,女性不會表態,不會宣誓,不會歃血為盟,但她的道義是在心里面。”

    女性書寫成了《江湖兒女》中的高光時刻。老式電視機播放著《喋血雙雄》,女主角葉倩文的《淺醉一生》反復吟唱。這是賈樟柯最喜歡的歌曲之一,他認為葉倩文的聲音中有一種如今流行樂中鮮有的“情義”。過去多年,他用不同的介質保存這首歌。“它就像時代的鑰匙一樣,一聽到這首歌,那個年代的記憶就復蘇了,帶著過去江湖的氣息,它是我情感世界非常重要的依托。”

    《三峽好人》里,熱愛港片的“小馬哥”曾模仿《喋血雙雄》中的周潤發說過:“這個社會不適合我們了,因為我們都太懷舊了。”或許因為賈樟柯過于眷戀那些不可追憶的舊事與情義,才深陷在自己的宇宙中,難以抽身。《江湖兒女》是賈樟柯對過往的一次集成性創作,有柔情有胸懷,但難言新意,不過也是他作品中最貼近大眾的一次。

    回溯賈樟柯的電影作品,票房成績最好的是《山河故人》3225萬元。2006年,擒獲威尼斯金獅獎的《三峽好人》撞上大牌云集的《滿城盡帶黃金甲》,曾經掀起過一番藝術與商業的論爭,今年賈樟柯的《江湖兒女》重逢張藝謀的《影》,勢必又將掀起對作品與票房的口水戰。

    電影圈也是風云變幻的江湖,正如他在回應馮小剛的戲份為何被刪減時所說的:“一言難盡,五味雜陳。”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縱使情深義重,有些東西你不得不割舍,才能繼續行走。

    責編:李剛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甘肃神人破解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