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xvcmg"></div>
  • <div id="xvcmg"><tr id="xvcmg"></tr></div>
    <li id="xvcmg"><tr id="xvcmg"></tr></li>
    首頁 > 新聞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少見!六位美國前貿易代表集體搖頭:不看好美國“獨行”

    第一財經2018-09-20 22:45:58

    簡介:全球化不會消失,面對全球化大潮,美國只能選擇是參與(in)還是缺席(out)。

    很少能看到這樣的場景:曾服務于不同時期的美國政府,存在民主黨和共和黨政見分野的六位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前代表齊聚一堂,對彼此的觀點頻頻點頭,彼此贊賞。

    擁抱自由貿易,擁抱全球化,尊重世界貿易組織(WTO)、多邊貿易體系和多邊主義,是這六位美國前首席談判代表近日在美國知名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對談中的一致共識:全球化不會消失,面對全球化大潮,美國只能選擇是參與(in)或者缺席(out)。

    至于目前特朗普政府對全球發動的貿易戰呢?

    “我不喜歡關稅,我是個經濟學家。” 小布什政府時期第三任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代表施瓦布(Susan C. Schwab)說,“我明說吧,這就是在傷害自己(self-imposed)。”

    9月20日,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表示,對于美國此次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措施的影響,初步看,涉及機電、輕工、紡織服裝、資源化工、農產品、藥品等六大類商品。在受影響的企業中,外資企業可能會占到近50%。

    高峰表示,可以看出,美國的單邊貿易保護主義舉措,傷害的不僅是中美兩國的企業和消費者的利益,更是全球產業鏈和供應鏈的安全。

    牛津經濟研究院發布的最新研報指出,“盡管美方(最新關稅清單)排除了近300項稅號的產品,其中包括一些消費電子產品、化學品,以及兒童安全家具之類的項目,但美國家庭很快將要用更高的價格購買一般商品。”

    美國的貿易權力真空

    受到邀請的這6位前代表分別是里根政府時期的布洛克(William Brock)、老布什政府時期的希爾斯(Carla Anderson Hills)、克林頓政府時期的坎特(Mickey Kantor)和巴爾舍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小布什政府時期的施瓦布,以及奧巴馬政府時期的柯克(Ron Kirk):3位曾服務于共和黨政府,3位曾服務于民主黨政府。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代表通常是美國的貿易首席談判代表,多為經濟學家或貿易律師背景出身,前述6位代表從最資深的布洛克(1982~1985年)到柯克(2009~2013年),歷經了美國在這30多年內推動全球貿易一體化的進程,其中包括建立WTO、推動中國入世、推動多哈回合談判等進程,也包括協商北美自貿協定(NAFTA)等在內的區域自貿協定。

    令這些前首席貿易談判代表們感到失望和擔憂的是,他們的辛苦工作果實,似乎自2017年開始,就被目前的貿易政策操盤手全盤否定了。

    特朗普政府上臺后,不僅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且對NAFTA不滿,重新談判又陷入僵局之中;而在WTO,美方蓄意阻礙WTO爭端解決機制下的上訴機構開展大法官納新甄選,令WTO的中樞系統面臨癱瘓。

    近日特朗普再次表示,如果WTO不“洗心革面”,美國就退出WTO,他還指責WTO的協議是“史上最糟糕的貿易協定”。

    近70年來,美國第一次成為了世界貿易領域的“門外人”,坎特說。

    1993年~1996年,坎特帶領美國團隊為建立WTO進行談判。在他看來,貿易規則系統是必需的,而當今的美國貿易政策令美國“喪失了領導力,制造了真空,這對商業和經濟都是非常不正常的”。

    在抵制多邊貿易體系的同時,特朗普政府轉向了雙邊貿易協定談判,而在場的多位前USTR代表都認為這種行為并不明智。

    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會研究部主任、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崔凡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上個世紀90年代,全球化進入突飛猛進的階段,在此背景之下,整個國際的全球化談判發生了一些變化,基調高昂。在1993年末烏拉圭談判成功結束后,大家的情緒是非常激動的,然而從2001年多哈回合貿易談判開始,出于各種原因,發達國家開始往回收縮。

    WTO實行的是協商一致原則,這也是美方屢屢發難WTO的主因。世界貿易組織研究會常務理事、清華大學中美關系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周世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WTO的正式決策機制要求協商一致,即決策由所有成員代表通過“協商一致”原則作出,每個成員,無論是代表全世界貿易的10%還是1%,都具有一票否決權。美方對這點非常不滿。

    同中國就加入WTO進行談判的巴爾舍夫斯基指出,“全球化是不會消失的。全球化的第一階段是由西方引領的,以貿易為基礎的;第二階段是由中國和東南亞等國家引領的,但并不是貿易為基礎的,是以數字化(為基石)的,而對于美國來說,唯一的問題是,是在里面還是成為外人。”

    施瓦布也提到,考慮到WTO的貿易規則在1993年后就沒有再改寫,已經有些過時,需要更新和改革。

    貿易政策傷及自身

    六位談判高手無法繞過的另一個問題,是目前美國對全球發動的貿易關稅攻勢。

    巴爾舍夫斯基指出,當同其他國家談判的時候,美國應當追求的是讓雙方可以得到共贏的貿易規則,增大雙方的經濟價值和生產力,“但這完全不是我們(美國)現在邁進的方向。”

    “而我們現在能看到的是,自二戰以來,我們的全球盟友第一次都跟我們對著干。”她表示,不僅如此,美國盟友們還在加速談判自己的區域自貿協定。

    巴爾舍夫斯基還指出,實際上目前的民調顯示,接受民調的美國民眾比以前更傾向于支持貿易。

    施瓦布則表示,“任何裝作認為美國開出的關稅不會傷害美國經濟的人都是在自欺欺人。”

    實際上,美國公共事務研究中心8月末公布的民調顯示,大部分美國人懷疑最近出臺的進口關稅對增加國內就業或國民收入無益。

    有72%受訪美國民眾認為進口關稅將導致日常用品價格攀升。來源:網絡

    民調顯示,35%的美國人認為關稅將使他們的經濟狀況更加糟糕,僅19%的人認為會改善。44%的人認為關稅對美國經濟有害,40%認為有利,16%認為不會帶來改變;有72%受訪民眾認為進口關稅將導致日常用品價格攀升。

    牛津經濟研究院發布的最新研報也證實了這種判斷。這份報告指出,如以25%的關稅程度計算,2019年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水平比原本預計的要低0.7%。

    與此同時,由于美國的生產設備不適合生產從中國進口的大部分商品,進口替代品也不是好的解決方案。此外,對進口產品加征關稅,只會加劇已經穩固的通脹壓力,這反過來又會對國內支出造成壓力。

    報告指出,隨著美國政府財政刺激政策的影響在未來幾季度內逐漸退燒,全球經濟放緩,通脹上行以及貨幣政策收緊,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征的關稅會加重通脹壓力,并對經濟造成更大影響。

    (實習記者林然對此文亦有貢獻)

    責編:楊小剛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甘肃神人破解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