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xvcmg"></div>
  • <div id="xvcmg"><tr id="xvcmg"></tr></div>
    <li id="xvcmg"><tr id="xvcmg"></tr></li>
    首頁 > 新聞 > 民生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房貸利息抵個稅重大信號:非普通住房或排除在外

    第一財經2018-09-20 10:41:50

    簡介:在臨近年底的100余天內,非普通住房的貸款利息能否享受抵稅政策將會有定論。

    按照新修訂的《個人所得稅法》,住房貸款利息抵扣個稅政策將在明年1月實施,但最新的信息顯示,能夠享受這一政策的范圍可能被限定為普通住房,非普通住房被排除在外。

    8月31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五次會議通過的《個人所得稅法》規定,居民個人的綜合所得,以每一納稅年度的收入額減除費用六萬元以及專項扣除、專項附加扣除和依法確定的其他扣除后的余額,為應納稅所得額。

    專項附加扣除被視為此次修法的一個特點,也備受外界期待。它包括子女教育、繼續教育、大病醫療、住房貸款利息或者住房租金、贍養老人等支出。《個人所得稅法》規定,專項附加抵扣的具體范圍、標準和實施步驟由國務院確定,并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

    一周之后的9月6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落實新修訂的個人所得稅法的配套措施,為廣大群眾減負。

    會議指出,要在確保10月1日起如期將個稅基本減除費用標準由3500元提高到5000元并適用新稅率表的同時,抓緊按照讓廣大群眾得到更多實惠的要求,明確子女教育、繼續教育、大病醫療、普通住房貸款利息、住房租金、贍養老人支出6項專項附加扣除的具體范圍和標準,使群眾應納稅收入在減除基本費用標準的基礎上,再享有教育、醫療、養老等多方面附加扣除,確保扣除后的應納稅收入起點明顯高于5000元,進一步減輕群眾稅收負擔,增加居民實際收入、增強消費能力。

    另據中國政府網報道,9月19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18年天津夏季達沃斯論壇開幕致辭中表示,新的個人所得稅法即將實施,并首次推出個人在子女教育、繼續教育、大病醫療、普通住房貸款利息、住房租金、贍養老人支出等6項專項附加扣除。目的就一點:讓更多群眾更公平從個稅改革中獲益。

    從上述相關表述可以看出,在《個人所得稅法》確定中的“住房貸款利息”,其范圍已經逐漸被限定為普通住房貸款利息,“普通”一詞成為一個不容忽視的前綴。

    截至記者發稿,因為相關政策文件還沒有出臺,尚還不能斷定這是最終的方案。

    前述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專項附加扣除范圍和標準在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后依法于明年1月1日起實施。今后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專項附加扣除范圍和標準還將動態調整。

    這意味著,在臨近年底的100余天內,非普通住房的貸款利息能否享受抵稅政策將會有定論。

    何為普通住房和非普通住房?雖然各個城市之間略有差異,但對普通住房的認定一般依據三個標準:一是小區建筑容積率在1.0(含)以上;二是單套建筑面積在140平方米(含)以下;三是單價不超過最高限,或者是總價不超過最高限。

    以上三點需同時滿足才為普通住宅。反之,上述三項有一個超標即被視為非普通住房。如果住房面積在140平方米以上,即便總價很低,也是非普通住房。多數別墅類項目,因容積率較低,且面積一般超過200平方米,所以幾乎都是非普通住房。

    在房地產交易過程中,稅務部門也會對普通住房和非普通住房予以不同的稅收政策,比如不少城市規定對非普通住房的契稅稅率定為3%,而普通住房則是1%或者1.5%。

    我國有多少普通住房和非普通住房?這方面因缺少相關的官方數據,總量數據很難統計,但具體到個人所有的每一處住房,按照上述標準即可清楚地確定是否普通住房。

    近幾年來,一些熱點城市房價上漲較快,導致不少住房的成交單價或者總價增加較多,實際上一些面積不大的住房也被“擠入”了非普通住房之列,進而帶來交易稅費的增加。

    這也引發業界對于普通住房的標準劃定提出了爭論,一些觀點認為應該及時調整相關標準,以應對當下高房價帶來的“普宅被豪宅化”的問題。

    今年6月和8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分別對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進行了一審和二審,在分組審議時,有一些委員對專項附加扣除的范圍和合理性提出了相關意見和建議,其中也涉及住房貸款利息抵扣問題。

    在個稅法修正案初次審議時,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郭慶平指出,在具體確定專項扣除項目時,既要實現公平,也要兼顧效率。要保證能夠方便快捷可核查到真實的信息。“如果信息不方便查詢,會影響法律制度的落實。”

    “比如,住房貸款利息扣除,是全部的住房貸款利息,還是第幾套貸款利息可以扣除,重要的是能夠在住房貸款及利息登記信息系統準確快捷可核查,不能自己報多少就是多少。“郭慶平說。

    在二次審議時,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李飛躍建議,對是否將住房貸款利息和住房租金支出納入專項附加扣除項目再研究,可考慮通過提高基本減除費用標準來體現住房支出項目的要求。

    “全國各地房價差距很大,將住房貸款利息和住房租金支出納入專項扣除項目將導致稅負區域不公平,房價高的地方,貸款利息高,專項扣除多,有可能反向推動房價上漲。第二,有的人住豪華別墅,貸款利息房租高,反而繳納個人所得稅少,造成納稅人個體間納稅不公平。第三,住房支出還包括住房的全款支付,僅將住房貸款利息和住房租金支出納入專項附加扣除,政策不夠全面,不能合理反映納稅人的扣除項目。“李飛躍說。

    我國住房問題牽涉廣泛,相關政策的制定過程中有所爭論也是必然。前述國務院常務會議也要求,專項附加扣除范圍和標準在正式實施前,將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

    第一財經記者此前獲悉,目前相關部門正抓緊完善細化政策,專項附加扣除具體的扣除范圍和方法將在個稅法實施條例中會體現。而這個實施條例將在今年年底前出臺。

    責編:楊志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甘肃神人破解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