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xvcmg"></div>
  • <div id="xvcmg"><tr id="xvcmg"></tr></div>
    <li id="xvcmg"><tr id="xvcmg"></tr></li>
    首頁 > 新聞 > 宏觀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為民企撐腰,總理許下這些承諾

    第一財經2018-09-19 23:16:13

    簡介:用工成本上升、稅費負擔重、融資難融資貴仍然是制約民營經濟發展的前三大影響因素。

    這個夏秋之交,為民企紓困成為國務院經濟工作的重要“關鍵詞”,從破解融資難到減稅降費,再到最近兩次常務會議部署確保社保負擔不增加,扶持民企渡過難關的組合拳開始發力。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9日在2018年天津夏季達沃斯論壇開幕致辭中表示,中國將堅定不移堅持“兩個毫不動搖”(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進一步落實和完善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政策措施,堅決消除阻礙民營經濟發展的各種不合理障礙,對政府承諾的放寬民營企業準入領域,要加大力度督促推進。當李克強談到“民營經濟”時,臺下三次響起掌聲。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9日在2018年天津夏季達沃斯論壇開幕式上致辭

    去年以來,在原材料和融資成本上升的壓力下,民營經濟面臨著新的困境。全國工商聯對今年民企500強的一項調研顯示,用工成本上升、稅費負擔重、融資難融資貴仍然是制約民營經濟發展的前三大影響因素。

    嚴禁對企業歷史欠費集中清繳

    根據黨中央、國務院對社保征收機構改革工作的統一部署安排,自2019年1月1日起社會保險費由稅務部門統一征收。

    社保費稅務征收的改革舉措之所以引起了企業界的深度憂慮,原因是在經營狀況總體下行的情況下,人工成本的進一步上升或將成為企業無法承受之重。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在16日的中國經濟50人論壇上表示,最近幾年“三去一降一補”,使得產業鏈條相對的優勢地位發生變化。處于上游的國企由于原材料價格上漲而“賺得不得了”,廣大的民企則在中下游。

    處于中下游的民企本就面臨著原材料和融資成本上升的雙重壓力,近來中央已經召開多個會議為民企減負。在這種大背景之下,社保改征似乎正走向一個相反的方向。江蘇、黑龍江等地傳出的追繳社保費和從嚴征繳的消息,更是讓企業感到了擔憂。

    中金公司的一項研究報告顯示,與國企相比,社保繳費民企壓力相對較大,國企尤其是上市國企在五險的繳納過程中欠繳的情況相對較少。未來五險新增壓力將主要集中在民企。

    為了消除企業的種種擔憂,9月以來,國務院召開的兩次常務會議都將社保改征作為重要議題,繼9月6日常務會議提出“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之后,18日的常務會議又明確提出在社保征收機構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現有征收政策不變。

    19日上午,人社部、稅務總局等四部委齊發聲稱,改革社會保險費征收體制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

    第一財經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企業對于社保稅務征收最擔心的是兩個問題,一是明年改革之后,很多按照最低標準繳費的企業“不得不”按照真實工資來交,這將加重企業的用工成本;二是擔憂稅務部門會對歷史欠費進行清繳。

    因為很多企業尤其是中小民企從成立之日起就是以最低標準這一不合規的基數來繳納社保的,因此清繳歷史欠費是一個令企業非常憂慮的問題。

    從此前地方的情況來看,無論是稅務征收的地區還是社保征收的地區,都出現了向企業追繳超過十年以上社保費、追繳金額高達上百萬元的案例。

    李克強及時給民企吃了一顆定心丸,在18日的常務會議上他明確提出,嚴禁自行對企業歷史欠費進行集中清繳。

    四部委也在答記者問時表示,無論是正在劃轉的地區還是已經稅務征收的地區,都不得自行開展清欠工作。

    對于進行社會保險費征管職責劃轉改革的地方,四部委要求遵循弄清接好歷史欠費賬目,不自行組織開展清欠工作的原則,穩妥處理好歷史欠費問題,確保平穩有序實施征管職責劃轉。

    對于已負責征收社會保險費的各級稅務機關,四部委也要求,在社保征收機構改革到位前,要一律保持現有征收政策不變,不得自行組織開展以前年度的欠費清查,確保征管有序,工作平穩。

    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執行研究員張盈華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社保費稅務征收之后,對于不同企業的欠費情況需分別對待,對于侵害勞動者權益的違法欠繳行為應該給予嚴格處罰,但對于較為普遍存在的低基數繳納社保的企業,則不應該跨年度“追溯過往”,以給企業一個穩定的預期。

    減稅降費還有空間

    我國的民企已近2500萬戶,官方對于民企的貢獻用“56789”來概括。“5”就是民營企業對國家的稅收貢獻超過50%。“6”就是國內民企的國內生產總值、固定資產投資以及對外直接投資均超過60%。“7”就是高新技術企業占比超過了70%。“8”就是城鎮就業超過80%。“9”就是民營企業對新增就業貢獻率達到了90%。

    李克強在達沃斯論壇上表示,近年來中國政府多措并舉著力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而中小微企業絕大多數都是民企。民企不僅為國家貢獻了超過50%的稅收,更支撐了中國最大的就業。

    社保成本的高企,并不利于民企吸納更多的就業人員。第一財經在采訪中也了解到,一些起步階段的高新企業,由于員工工資本來已經很高,若足額繳納社保,公司將不得不裁員來應對成本上升。

    中國人民大學統計學院副院長王曉軍在19日的中歐社保改革論壇上表示,雖然我國養老保險企業繳費的名義費率是20%,但實際上是收繳不上這么多來的,企業負擔已經非常重了,不能夠用快速強制的手段來提高征繳率。

    《2017 年度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全年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征繳收入 33403 億元,比上年增長 24.8%,而2016年增幅為16.3%。

    中金公司的研究報告也顯示,過去幾年征繳力度的提升抵消了降費率給企業減負的影響,企業的實際負擔反而在上升,實際繳費比例在 2017 年大幅提升 2 個百分點。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征繳收入的增加有多重原因,社保費征收部門加強征管是原因之一。

    王曉軍對第一財經記者稱,在企業負擔已經很重的情況下,通過加強征管來增加社保基金的收入是不具有可持續性的,當前首要是保證企業的生存和發展。

    最近幾次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李克強反復提及“抓緊研究適當降低社保費率”,達沃斯開幕致辭中,他再次稱“中國政府正在研究明顯降低企業稅費負擔的政策,對在中國注冊的中外企業都一視同仁”。

    中國政法大學財稅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這次總理在減稅降費上發了狠話,即“明顯”降低企業“稅費”負擔。“明顯”意味著要真正降低企業負擔,讓企業有獲得感。而降低負擔將從稅和費兩方面著手,這意味著稅和費都有降低的空間。

    下一步哪些稅費可能進一步下降?施正文建議,減稅降費應出臺一攬子方案,將減稅降費與稅制結構優化統籌起來。減稅主要是減間接稅,其中又以增值稅為主,可以通過下一步增值稅稅率簡并來降低16%的稅率,給制造業減負,并打通增值稅抵扣鏈條。在減費方面,主要在稅務部門全面征管社會保險費下,降低社保費總費率。

    對外經貿大學教授孫潔建議,在當前社保費征管逐步強化的背景下,調整企業養老保險費率(19%)時機已到,經測算可以考慮下降至14%。另有多位學者建議,可以在征管強化基礎上,將社保費名義費率(約38%)降低至25%~30%。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楊志勇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未來可以考慮繼續降低增值稅稅率2個百分點,將企業所得稅稅率從25%降至20%,并適度降低社保費率。

    第一大稅種增值稅仍將是下一步減稅主體。目前增值稅稅率有6%、10%和16%三檔,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明確了增值稅稅率三檔并為兩檔。不少財稅專家認為,下一步增值稅減稅將根據三檔稅率合并為兩檔,降低最高的16%稅率。

    施正文認為,未來16%的稅率可能降低至13%左右,而10%稅率適用的行業多數可能適用6%的稅率,少部分行業可能向上靠。6%的稅率仍維持不變。

    普華永道中國流轉稅業務主管合伙人李軍曾告訴第一財經,周邊國家增值稅標準稅率比中國低,一般在6%~12%,如果中國希望形成有競爭力的稅制,稅率簡并之中,最高的16%稅率有進一步下調的空間。而6%稅率是否調整還有待觀察。10%稅率有可能被取消,適用這一稅率的相關行業分流至上下兩檔稅率。

    施正文認為,從稅制優化上考慮,除了降低增值稅等間接稅外,直接稅中的企業所得稅可以適度下降。但針對高收入者的個稅稅負可以適度增加,尤其是資本所得的部分,這主要通過征管來實現,而非提高稅率。

    責編:任紹敏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甘肃神人破解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