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xvcmg"></div>
  • <div id="xvcmg"><tr id="xvcmg"></tr></div>
    <li id="xvcmg"><tr id="xvcmg"></tr></li>
    首頁 > 新聞 > 商業人文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網絡時代評書危機!單田芳晚年革新未果,新一代創新不如郭德綱?

    第一財經2018-09-19 22:33:42

    簡介:中國互聯網有聲書市場規模高達每年45億元,評書能否抓住這最后的機會復興?

    9月15日早上7時40分左右,當載著單田芳先生靈柩的靈車緩緩駛入八寶山殯儀館時,很多書迷已手捧單田芳先生的黑白遺照趕來送行,一位書迷哽咽道:“單老走了,但他的聲音,他說的評書、講的故事,會一直陪伴著我們。”

    看到這一幕,澄書館的大管家雅歌十分悲痛。“評書四大家里,袁闊成、單田芳相繼辭世,傳統文化的老藝術家走一個就少一個,無論是對于聽眾還是我們這些從業者,都是巨大的損失。”

    公開數據顯示,在20世紀80年代,許多市級電臺評書的播出量甚至高達40%~50%。隨著電波的廣泛傳播,單田芳、劉蘭芳、袁闊成、田連元、連麗如等藝術家成為那個時代家喻戶曉的明星人物。

    第一財經記者根據公開的資料統計發現, “單田芳評書”專輯在幾大視聽平臺的關注人數達到幾百萬人,點擊累計達十幾億人次。但這些數字并未讓單田芳成為知識付費的“羅振宇”與“高曉松”,也未成為知名的脫口秀主持人。

    但隨著網絡等新興媒介的強勢介入、文化消費品的繁盛,形式單一的評書很難融入當代人的文化生活中,有評論甚至認為,面臨互聯網劫難的評書正走向其遲暮之年。

    作為“85后”,評書館運營者雅歌認為,盡管今天的娛樂消遣方式多種多樣,但評書還是可以找到喜歡它的群體,“我們要做的就是讓喜歡它的人找到適合自己口味的評書,互聯網也不會成為羈絆者,而是最好的平臺。”

    單田芳晚年也在求變

    傳統曲藝衰降是單田芳晚年一直很擔憂的問題。作為一種古老的中國傳統口頭講說表演藝術形式,評書已有2000多年的歷史,流行于宋代,明末清初迎來繁盛,但隨著說書館沉寂,評書也日漸衰弱。上世紀70年代末,在廣播與電視兩大大眾媒介興起的背景下,評書又重新回歸大眾視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評書的熱度達到巔峰。

    應該是十多年前,第一財經記者去單田芳家采訪。那時候他已將近70歲了,老爺子精神非常好,梳著油亮亮的大背頭,穿著白色西褲、明黃色T恤,聲音沙啞而洪亮。說話跟說評書的感覺是一樣的,那時,他對評書與互聯網產生火花還有一些想法。

    單田芳曾表示,他常常會為此睡不著,總是會思考,如何在評書的內容與表現方式上能有所創新,可以吸引更多的年輕人。

    這一年,正是互聯網轉折年,當年各項推動政策頻出,新浪搜狐網易三大門戶網站同時開始盈利,在納斯達克全面飄紅,而2003年之后,互聯網發展進入“Web2.0時代”,其技術融合、業務融合、市場融合的趨勢也更深層次地改變著人們的生活。

    面對互聯網的巨大沖擊,評書界藝術家試圖改變。2003年正月初一,評書藝術家連麗如開辦了麗如書場,這算是老北京最后一個評書館——天橋書茶社在18年后以另外一種書館模式再現江湖,只是當年在天橋觀眾擠到連麗如臺上聽書的光景已難現。

    那一年,單田芳的北京單田芳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在經營8年后也需要一些改變。畢竟,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全國四百多家電臺都有“單田芳書場”,每天超過一億聽眾,但在2003年,數量雖沒太大變化,但人們對評書的熱情已開始降溫。

    “變則通,通則久。”單田芳當時表示。第一財經記者依稀記得他的聲音沙啞渾厚而有力量,眼神堅定霸氣。

    單田芳的“變”主要來自兩方面,一是內容創作。眾所周知,單田芳擅長講說由中國古典小說、典故改編的評書。為求變,當時,已近70歲的單田芳為創作近現代題材收集素材并體驗生活,比如講述恒源祥集團創業史的《老店風云》就是其完成的首部現代商業題材評書。二是傳播新平臺的嘗試,但在2003年,評書的互聯網嘗試的方向與模式并不清晰,而從2007年到2010年,單田芳先后兩次出山,內容均有創新,但播出平臺更多是電臺與電視臺。

    直到2010年,單田芳將“單田芳網絡書場”獨家授權給某網絡平臺,網絡平臺收錄單田芳不同時期的評書百余部,網站除有視聽功能之外,還設立更多與單田芳有關的欄目,比如“學評書”、“單老動態”、“衍生品”等等。

    單田芳曾表示,與互聯網平臺的合作,是對評書形式上的一次大革新,評書由廣播電視向互聯網轉換,能夠在更大程度上讓網友們收聽收看他的評書,讓更多年輕人了解這門傳統藝術。

    “其實,同期的劉蘭芳等藝術家相繼都有新編評書并開播了視聽平臺,效果還可以,受眾中,老聽眾還是主流。”清華大學新經濟與新產業研究中心研究員劉德良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

    背后原因是市場萎縮與新人鮮出,“聽評書”并沒有因為單田芳等藝術家的力挽狂瀾而成為人們的重要文化消費方式。

    從2007年開始,一些地方開始申報評書的非物質文化遺產,2009年,單田芳被定為“評書”這項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人。

    “這就是‘網紅’與大師的區別,情懷不同。”一位曾與單田芳有過商務合作的企業界人士表示,“我所知道的,即便受互聯網沖擊,因單老與時俱進,其公司的凈利潤和收入還不錯,至少不輸于創業型企業。他的出場費無法與偶像明星相比較,但他依然會為評書的傳播與市場培養竭盡全力。”

    互聯網不是羈絆者

    在雅歌看來,正因為有了老藝術家的嘗試與傳播,評書才有了網絡時代的種子,“其實,評書還是能夠吸引年輕人的,關鍵用年輕人的視角去看世界、看歷史、看眾生。”

    2014年,當80歲的單田芳忙于傳統評書、互聯網以及公益講授評書等事宜時, 1988年出生的張添羽以及經驗豐富的“70后”說書先生吳荻,在著名文藝社區當代MOMA開了一間“澄書館”,每周日下午兩點,說評書。

    “從一開始,我們的定位就是‘80后’、‘90后’的年輕人。所以從選址等方面都是更貼近他們的生活與工作。當然核心的還是內容創作。所謂評書,評論在前,書在后,旨在啟發觀眾理解。我們的聽眾可能還是偏文藝一點。我們與郭德綱的相聲不同,泛娛樂化不是方向。”后受邀加盟的雅歌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德云社興起,讓傳統相聲煥發了新的活力。圖為東方衛視《相聲有新人》節目。

    這就要求說書者不僅文化積淀深厚、表達幽默風趣,還要對人間冷暖有獨特觀察與看法。

    半路出家說書的吳荻自幼習書畫,酷愛中國傳統文化,喜唱京劇及白派京韻,本職是北京師范大學附屬實驗中學的教師,多年來也致力于傳統文化的傳播與發展,他首創“大美術課”理念,將戲曲、曲藝、美術、音樂、舞蹈融于日常美術教學之中,率先進行綜合性藝術教育實踐,成為美術教師講京劇第一人。

    “這就決定他有兩大優勢,一是因為他的學生就是青年人,他知道如何與年輕人互動,并知道什么內容能夠引發他們的共鳴,就是要干貨多;二就是傳統文化的積淀使得他在做演出前備書時,知識點豐富,并言必有據。單是《西游記》所用參考史料就達半人高。”雅歌認為。

    2014年8月,澄書館迎客篇就是吳荻的《夢盦說夢》系列三個短篇,隨后是長篇評書《西游記》和評書版《聶隱娘》、《大千演藝》、《一休》等。

    有粉絲這樣評價吳荻《西游記》,其談吐詼諧風趣,流行詞匯迭出,宛如書館里的“段子手”,“吳荻《西游證道》,借西游說人生之道。”

    澄書館在線下推出評書場時,也推出了適應年輕人互動的多媒體平臺自媒體,并與音頻平臺進行了合作。在品牌推廣方面,更多是通過跨界合作引發更廣泛的關注度與影響力,比如評書與現場音樂、評書與書法插畫、評書與黑膠唱片等。

    這些實踐,從想法到落地,三人花費了四年時間,幾乎是竭盡所能。

    所幸結果還不錯。截至今年,澄書館的線上音頻、視頻總播放量已超過2000萬次,包括正版與盜版。但2000萬次,僅僅是當紅明星直播10分鐘的圍觀次數。

    “這是沒有可比性的,我們做的也不是娛樂性較強的內容,而且評書的年輕人市場還需要培育,需要一個過程。”雅歌認為。

    培育是需要成本的。

    目前,澄書館已轉戰劇場演出。雅歌表示,地點的變化并非是當代MOMA租金的問題,而是評書的線下模式要更多嘗試,“我們還曾在郵輪上演出”。

    四年總體算下來,澄書館收支還算平衡,這主要是因為雅歌等三人都有本職工作,“做評書館這事始于興趣,所以大家玩得也挺開心,不是靠評書館解決生存與發展的問題。”雅歌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但三位對傳統文化癡迷的玩家內心還是希望評書館能進入良性的運營,畢竟作為有聲閱讀的一部分,評書不該只是過客。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有聲書市場規模達32.4億元,預計2018年市場規模增至45.4億元。

    五里坨書場。來源:網絡

    在有聲閱讀市場增長勢頭強勁的這幾年,也有書場進行網絡直播嘗試,比如京西五里坨的評書,今年起直播開始井噴。每周上午在線觀看人數都不低于30萬人,最高紀錄曾有22家平臺同時直播,在線觀眾232.8萬余人。

    “有聲書以音頻形式滿足人們閱讀需求,適用于更多的場景和碎片化時間。評書傳承的根本是現場演說,互聯網是聚攏觀眾的一種方式。我們還會有更多的嘗試,我想,以年輕人的努力,讓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領略到評書的魅力,也許是對駕鶴西去的老藝術家們最好的緬懷。”雅歌表示。

    責編:楊小剛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甘肃神人破解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