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xvcmg"></div>
  • <div id="xvcmg"><tr id="xvcmg"></tr></div>
    <li id="xvcmg"><tr id="xvcmg"></tr></li>
    首頁 > 新聞 > 宏觀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外企獻策營商環境改善,中國穩外資政策逐項落實

    第一財經2018-09-18 22:57:47

    簡介:伴隨中國經濟迅速成長,一些外商企業在與中國事務相關的對外協商中,態度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如何與外國在華企業有效溝通,以管控分歧帶來的壓力,并保持對中國市場的信心,也考驗著決策者的智慧。

    在全球經濟不確定性日益擴大的當下,各國政要都在思考,如何創造出更好的營商環境,吸引優質的外資流向本土市場來創造就業,以抗擊風險,并保持經濟穩定。

    9月17日,中國商務部部長鐘山主持召開跨國公司座談會,邀請了來自美、英、德、日、韓等5個國家的6家跨國公司負責人進行交流。座談會持續了近3個小時,從下午3點一直進行到5點50分。

    第一財經記者在現場觀察到,此次座談會以“面對面”方式展開,中國商務部方面派出了來自外資司、美大司、條法司、歐洲司、亞洲司、外貿司等多個涉外司局負責人,一同出席座談會,聽取企業建議;而另一端的企業則包括美國科恩集團、艾默生公司、德國思愛普公司、英國匯豐銀行、韓國三星電子公司、日本豐田汽車公司全球負責人。

    “主要是交流,希望通過座談會更多了解各位企業家在中國合作中的好建議。我們會跟有關部門溝通,目標只有一個,為大家服務好,讓大家在中國發展更好更快。”鐘山開場便如是說,“你們都是行業領導者,在中國有很長的合作經營經歷,見證了中國的改革開放,中國發生了巨變,你們是參與者、貢獻者。”

    中國商務部部長鐘山17日主持召開跨國公司座談會

    自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積極引進外資一直是中國經濟發展外向型戰略的一個核心元素。十多年來,中國學術界圍繞三個重要問題進行反思和爭論,包括中國引進外資的實際成績、外資在中國經濟中扮演的角色和作用、未來外商對華投資前景與政策等。

    多位熟知中國對外合作領域的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稱,近幾年,伴隨中國經濟迅速成長,一些外商企業在與中國事務相關的對外協商中,態度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如何與外國在華企業有效溝通,以管控分歧帶來的壓力,并保持對中國市場的信心,也考驗著決策者的智慧。

    剛剛發布的《歐盟企業在中國建議書2018/2019》(下稱《建議書》)顯示,歐洲企業界相信改革不會一蹴而就,但改革的步伐確實需要加快,以滿足中國經濟自身和外資企業的發展需求和。要打造公平開放的營商環境,不僅要擴大市場準入,還應為外資企業提供國民待遇和真正公平的競爭環境。

    吸引外資最強動力:進一步落實改革開放

    今年年初,全球還沉浸在自國際金融危機以來首次同步增長的喜悅中,現在,全球貿易摩擦升級,并與其他各類潛在風險疊加共振,大大增加了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

    商務部新聞發言人18日就美方決定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加征關稅發表談話。發言人指出,美方不顧國際國內絕大多數意見反對,宣布自9月24日起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加征10%的關稅,進而還要采取其他關稅升級措施。對此我們深表遺憾。為了維護自身正當權益和全球自由貿易秩序,中方將不得不同步進行反制。

    發言人還表示,美方執意加征關稅,給雙方磋商帶來了新的不確定性。希望美方認識到這種行為可能引發的不良后果,并采取令人信服的手段及時加以糾正。

    18日晚,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決定,自9月24日12時01分起,對原產于美國約600億美元進口商品實施加征關稅。

    中國目前吸引外資的數據依然非常樂觀,但外部風險帶來的重塑全球產業鏈的可能性讓諸多業內專家擔憂,是否會影響信心,這是吸引外資最重要的指標。

    弗蘭克·阿奎拉(Frank Aquila)是紐約的蘇利文·克倫威爾律所(Sullivan & Cromwell)合伙人,其在從業35年期間,曾多次獲得全球年度并購律師稱號。他對第一財經記者稱,對跨境并購領域最重要的領先指標是商業信心,例如,并購增勢和經濟增長程度是相符合的。

    而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的所有涉外領域的負責人都表示,要加強投資者信心,最重要的動力,就是中國采取實質性措施,進一步落實改革開放。

    根據中國商務部網站消息,出席前述座談會的企業都是具有代表性的跨國公司,來自于信息技術、汽車、機械制造、金融、咨詢等領域。一方面,企業高度贊賞中國的開放舉措,表示將繼續擴大在中國的投資與合作。另一方面,企業家們對國際經貿形勢、中國經濟談了自己的看法,就中國營商環境和知識產權保護等提出一些建議。

    鐘山的回應則集中在四個方面:中國將繼續擴大開放;中國經濟保持了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中國將繼續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為企業營造更好的營商環境;合作是中美兩國唯一正確的選擇。

    鐘山說,中國言必行,今年宣布的系列開放舉措正在逐項落實。今后中國開放力度會更大,水平會更高。盡管面臨困難和挑戰,中國經濟結構不斷優化,發展動能加快轉換,高質量發展邁出堅實步伐。我們有信心、有能力確保完成各項目標任務。

    在談到知識產權保護時,鐘山表示,在座的企業都高度關注知識產權保護,這也是各國都面臨的挑戰。一個成功的企業不可能靠侵犯知識產權發展起來,國家也是如此。保護知識產權是中國自身發展的需要。知識產權保護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鐘山還稱,企業家們都很擔心,世界前兩大經濟體發生貿易沖突可能帶來的后果,這也是我們不希望看到的。貿易戰沒有贏家,美國搞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影響雙方利益,傷害全球經濟,對各國都沒有好處。中美經貿關系互利共贏,合作是中美兩國唯一正確的選擇。

    參加座談會的中國美國商會主席蔡瑞德(William Zarit)對第一財經記者說,自己的建議是能夠努力創造一個公平競爭環境,以及一個基于公平和互惠待遇的經濟關系。

    而另一家參會企業則建議稱,希望建立更加透明有效的知識產權解決機制,目前不知道有問題通過誰可以解決。

    前述《建議書》稱,北京、上海、廣州的三家知識產權法院自2014年成立以來,對中國知識產權體制的整體完善做出了重大貢獻。根據2017年的幾項公告,中國還將增設專業知識產權法院并擴大規模,這一舉措受到了歐洲企業的歡迎。

    然而,要發掘專業法院的潛在價值,還需進一步努力。例如,應廣泛地推行專業法院的最佳實踐,讓這些典型范例在非專業法院,甚至行政主管部門中發揮出更大的作用。如果只是依賴于擴大專業法院的規模,會錯失重大機遇,增加中國的知識產權維權成本,隨著中國越來越鼓勵創新,本土企業對知識產權服務的需求不斷增加,也需要相應改善司法服務的質量。為此,知識產權法院應制定明確統一的指導方針并予以公布。公開宣傳所有案件的相關信息,有助于提高法官、律師和其他法律從業人員的辦案能力。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鮑泰利(Pieter Bottelier)曾任世界銀行中國部主任,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說,一方面,40多年前所啟動的改革開放政策應該得以繼續,而且應該進一步完善。在全球化當中,未來中國可以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但中國國內的改革要更加令人信服。另一方面,隨著中國市場的發展,外資企業也需要調整心態,因為中國本土的競爭者也成長起來,中國政府也會隨之做出調整。

    一位曾參與中美談判的資深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說,明確表達中國堅持改革開放的決心,爭取更多外國企業理解,穩住外資,對當前應對國際環境不確定性會有幫助。

    商務部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1~8月中國吸收外資中,新設企業大幅增長。全國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41331家,同比增長102.7%;實際使用外資5604.3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3%(折865億美元,同比增長6.1%)。其中,來自美國的實際投入金額同比增長23.6%。

    《建議書》也顯示了對中國市場增長潛力的期望,中國和全球其他國家的領導人都不能忽視大局——中國現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且通過深化和擴大經濟活動,依然有望釋放巨大的增長潛力。這樣一來,歐洲對中國的投資便能發揮全部潛力。

    《建議書》還稱,我們并不懷疑中國最高領導層繼續改革開放的意愿,但需要采用一種全新的方法來落實改革政策。只有最高領導層的承諾是不夠的,各級政府都需要朝著這一方向不懈努力。畢竟,外資企業所面臨的許多問題不一定是國家政策的本意,而是由于地方政府所制定的管理辦法效果不佳或執行不力。

    探索進一步發展私營經濟成為共識

    在經濟新形勢下,如何致力于構建與外資企業長期、平衡、互利、穩定的“發展伙伴關系”?聯合國貿發組織投資司官員梁國勇對第一財經記者說,一個難點在于協調各種政策目標,特別是調和旨在支持本土企業發展的產業政策和有效利用外資之間的矛盾。從更廣泛的視角看,與外資企業的關系是良性政商關系的重要組成部分。總體而言,包括國企、民企、外企在內的混合所有制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也是中國經濟體系和發展模式在企業層面的核心特征之一。混合所有制具有較之單一所有制更高的靈活性、適應性和自我更新能力,其前提是市場機制的正常運行和公平競爭機制的有效性——兩者的重要性怎么強調都不過分。

    另外,梁國勇表示,經貿關系是雙邊關系的壓艙石,而外商投資企業是經貿關系的壓艙石。如何穩定和強化與跨國公司的“發展伙伴關系”,讓它們在中國發展中發揮更大的作用,在關鍵時候能為中國“說話”,值得思考。

    伴隨中國經濟的發展,如何進一步激發私營經濟的活力,在華外資企業與一些尋找改革方向的中國學者,達成了一致。

    前述《建議書》稱,在華中小企業不僅需要面對大企業所面臨的所有問題,而且情況通常更為嚴峻。吸引新的外商直接投資需要著眼于中小企業。例如,缺乏應對法律事務的資源、知識產權保護等是中小企業面臨的一項突出問題。一方面,中小企業也在為發展、創新、就業和稅收貢獻力量。另一方面,中小企業是營商環境的晴雨表,經濟體系越公平,中小企業取得成功的幾率越大。如果中國希望打造真正公平的經濟發展環境,就應該著重解決中小企業面對的各種主要挑戰。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院長樊綱

    16日舉行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院長樊綱談及中國國有部門與民營部門的相互關系問題。他說,下一階段中國要更多依賴自主創新,而創新是一件風險極大的事情,需要民營企業自己承擔風險的機制,才能真正使自主創新、市場靈活性更好地發揮作用,使經濟更加具有活力。讓人擔心的是,國有資本在收購一些民營資本股權以后,往往在民營企業的運行機制中又納入了國有企業的管理方法。盡管資本暫時沒有變化,但這是一個對經濟活力不利的趨勢。另一方面,國有企業有很多資本,怎么把這些資本用活,并發揮它們的作用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他建議,中國可以發行優先股制度,或者“A/B股制度”,可以投資、盈利,但是不要因為投資把國有企業的管理機制帶到民營企業當中去,以使民營企業保持活力,承擔自己的風險。

    最近幾次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改善營商環境、為中小企業減負、促進實體經濟發展等,一直是重要議題。就在9月18日的常務會議上,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要求把已定減稅降費措施切實落實到位,確定促進外貿增長和通關便利化的措施。

    會議強調,在當前國際形勢錯綜復雜情況下,要進一步激發我國市場活力,一個關鍵舉措是要加大簡政減稅降費力度。

    如何進一步擴大開放、保持進出口穩定增長?此次常務會議確定:一是推進更高水平貿易便利化,今年將進口和出口整體通關時間、進出口監管證件再壓減1/3并降低通關費用。二是進一步降低進出口企業成本,完善出口退稅政策,加快出口退稅進度,加大對外貿企業尤其是中小微企業信貸投放。鼓勵和支持企業開拓多元化市場。

    責編:任紹敏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甘肃神人破解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