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xvcmg"></div>
  • <div id="xvcmg"><tr id="xvcmg"></tr></div>
    <li id="xvcmg"><tr id="xvcmg"></tr></li>
    首頁 > 新聞 > 公司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美團王興:一臺“深度學習機器”的十四年創業史丨人物

    第一財經2018-09-17 22:09:42

    簡介:對于王興而言,除了美團8年創業史,業界還廣為流傳著他從2004年開始的校內網、飯否網等九敗一勝的創業故事。
    獨家視頻丨美團明天上市 王興當年放話:急著上市的后來忙著退市

    頂著互聯網知名連續創業者光環已久的王興終于迎來了屬于自己的高光時刻。

    在《財富》雜志最新出爐的“2018年中國40位40歲以下的商界精英”榜單中,美團點評首席執行官王興高居榜首。而9月20日,美團點評也將正式登陸港交所,成為繼小米之后第二家在香港上市的同股不同權科技公司。

    兩個多月前的7月9日,雷軍代表小米在港交所敲響了那面花30萬定制的加大版銅鑼。3天后的7月12日,包括映客在內的8家公司同時在港交所上市,港交所現場破天荒并列擺出4個鑼,8家公司負責人并列一排,兩家公司老總共敲一個鑼。

    當下這一批赴港、赴美上市熱潮中,不乏成立沒幾年就火箭上市的科技公司。

    映客、拼多多從成立到上市花了3年,而趣頭條只用了兩年3個月。相比之下,熬了8年才登陸港交所的小米和美團,如今都能算得上是歷史悠久了。

    要知道,在小米之前,雷軍足足用了16年才把金山帶上市。而對于王興而言,除了美團8年創業史,業界還廣為流傳著他從2004年開始的校內網、飯否網等九敗一勝的創業故事。

    或快或慢,二級市場有自己的反應,而美團點評的新故事也剛剛開始。

    “藏”在飯否里

    9月4日,王興發了條飯否消息,“希望接下來九天不要爆發戰爭或其他的黑天鵝事件。”

    那個時間點,美團點評正處于IPO關鍵期,9月7日起公開招股,并計劃于9月20日在港交所掛牌交易。

    伴隨著美團點評的上市進程,有關王興的各種故事頻頻見諸報端。

    事實上,即使是連續創業者,王興愿意主動見媒體的機會并不多,特別是這幾年。

    2015年10月,美團和大眾點評合并這么大的事情,他都情愿沉默以對。也就是公司對外發布融資消息,有時能成為例外。

    2017年10月19日,美團點評上市之前的最后一輪融資在傳聞已久后終于落地。當天傍晚,王興在北京總部接受了包括第一財經在內的媒體采訪。王興當時心情不錯,談融資、談上市還有騰訊和阿里的投資風格,各式問題來者不拒。

    上一次,王興出現在這樣的場合還是3年多前的2015年1月。那時還只是美團CEO的王興宣布美團獲得了7億美元的融資,估值達到70億美元。

    不到萬不得已,王興就是不愛公開露面。于是,記者們只能跑去飯否看王興的更新。

    相比在公眾面前少言寡語,飯否里的王興卻是異常活躍。從2007年到2018年的10年多的時間里,王興更新了一萬多條飯否消息。這也印證了王興在飯否上的個人簽名,“如果我一整天都沒看到、想到,或做過什么值得在飯否上說的事,那這一天就太渾渾噩噩了。”

    在這上萬條消息里面,正兒八經說到美團的內容連50條都沒有,但也就是這千分之幾的概率,記者們還是愿意去搜尋蛛絲馬跡,畢竟飯否里面活著一個更加真實的王興。

    在飯否里面,王興迷戀于推敲各種名詞,喜歡地圖、刀、統計數據。“又雙叒叕”這四個字,王興不僅要知道第三個字念ruò,還研究了第四個字居然有四種讀音:zhuó、yǐ、lì、jué。

    沒事的時候,他還要搞明白“砍、劈、剁、削、片、刺、捅、切、割、挑、剜、拍、插、撬、剖、格、擋、刮、雕、刻”等用刀能做的這些動作的區別。

    很難想象平日里面看著嚴肅正經的理工男會反復練習一個新技能,只為了不直接上手,而是用筷子和勺子把一個茶葉蛋剝干凈。

    時不時地,王興還會發展一個偏門小愛好,比如看中餐廳的英文菜單。

    更多的時候,作為創業者王興會感慨,“重要的不是當前的位置,而是方向和速度,以及加速度。”又或者是,“‘風來了,豬都能飛起來’,想成為‘豬’的很多,想成為‘風’的就少多了。”

    除了作為飯否創始人的王興,飯否上的大神級人物還有曾經潛水多年的微信創始人張小龍。2016年張小龍塵封已久的飯否賬號突然被扒了出來。這個叫@gzallen 的飯否用戶最后一條飯否發表于2012年4月9日,那時上線一年多的微信剛實現用戶數破1億。

    在2012年3月30日那天,@gzallen 發了一條飯否回應另一個用戶說,“@viviyo 你改變了一億人的一些趕腳”,而第二天發的另一條是,“多少艱苦不可告人”。

    張小龍曾說過,“微博是個穿衣服的地方,飯否是個脫衣服的地方”。

    2012年4月,張小龍離開了飯否,最終留下的是2359 條飯否消息。6年后的2018年6月,飯否關停了注冊服務功能。這意味著,外面的人不再能進來,而飯否也真正成為老用戶碎碎念的一片小天地。

    被揮別的社交情結

    雖然已經淪為王興和一小群老用戶的自留地,但飯否也曾紅過。

    打著中國版Twitter旗號的飯否,成立于2007年5月12日。2009年上半年,飯否用戶激增至百萬級別。如果順利走下去,這將是又一個改變中國社交格局的故事。

    但一切在2009年7月8日戛然而止了,飯否被關停到再度回歸,已經是2010年11月25日。

    飯否被關停的一個月后,新浪微博誕生。再回歸之后的2010年冬季,各大門戶巨頭已先后推出各自的微博服務,“死而復蘇”的飯否已經失去了機會。

    飯否的創業經歷成為王興人生的一個分水嶺。

    在此之前,王興一直熱衷于各種類型的社交創業。

    2004年初,25歲的王興中斷了在美國特拉華大學電子與計算機工程系的博士學業,從美國回國創業的時候,第一個項目叫“多多友” (一個泛人群的SNS)。在“多多友”之后又做了第二個項目叫“游子圖”(針對海外的朋友)。等到2005年秋天,王興決定要專注于一塊細分市場,最終確定是大學校園SNS,這才有了后來的校內網。

    校內網發布三個月就吸引了3萬用戶,也讓王興在中國互聯網圈打響了名氣。但用戶數增長迅速的另一面是,2006年王興沒有錢增加服務器和帶寬,不得不將校內網賣給千橡互動集團,后來千橡CEO陳一舟將校內網改為人人網,2011年人人公司上市。王興等校內網的核心團隊成員也都隨著這一收購加入了千橡集團。鎖定期一過,大家就都陸續離開了公司。

    離開千橡集團之后,王興繼續做社交,2017年成立了飯否。而飯否的關停遭遇最終把王興從社交領域推了出去,最終在2010年創立了美團網。

    有聲音說,是飯否斷送了王興創業以來一直堅持的社交夢。但飯否之后,市場的確看到了一個更成熟的王興。

    曾經有人問王興,你之前做校內網,做飯否,它是一個社交媒體、社交網絡,看起來是不是更能影響信息傳播,更有社會意義的事情,做電子商務做美團也很好,但是不是有一點俗了?王興認為自己可以非常理直氣壯地告訴對方,不俗。

    理由是“消費者的每一次花錢都是在投票,投票選擇你想要支持的那個世界”。那么每一次投票就是一次交易,交易額代表投票的多少,代表你影響了多少消費者。

    創業對于王興而言就是改變世界的方式,“我希望活在一個更希望生活的世界里,但我等不及讓別人去打造這個世界。”

    2014年,市面上有本書叫《九敗一勝》,寫的是王興創業10年的經驗總結。那個時間點,美團剛從千團大戰中熬出頭,經歷了校內和飯否的失敗之后,王興終于可以長舒一口氣。

    但市場并沒有給王興太多感慨的時間。隨后的4年,王興一直在打仗,或主動或被動,在不同的領域多線開戰。

    當年團購這一仗,王興認為自己是打贏了,美團成了團購行業里的領先者,市場份額一度達80%。但2015年外賣又成了行業風口。美團快速跟進,跟餓了么、百度展開了外賣補貼戰,一直打到百度退出,收編了百度外賣的餓了么又被阿里拿下。

    外賣行業的格局還未完全穩定,今年4月,美團又迫不及待跨界進入了打車市場,大手筆收購了摩拜單車。做打車、收摩拜讓美團成功躋身出行市場不可忽略的一極,但這個位置也的確是真金白銀砸出來的。

    目前,美團除了外賣和到店餐飲外,還涵蓋酒店、旅游、打車、票務、短租、生鮮零售等各個方面。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美團點評如今還有著鮮明的外賣公司標簽,但是在王興規劃中,公司的未來是服務電商平臺,美團的學習目標是亞馬遜。國內大約6.5億的中產階層,這一用戶規模有著巨大的服務需求,包括餐飲、旅行、出行等。

    “雖然我們看起來像是在發展很多不同的業務,但實際上只是朝著一個目標在努力。”王興曾表示,美團點評是一家圍繞用戶需求為中心的公司。“仔細觀察所有垂直領域后,你會發現他們總會在某個用戶群體形成交集。而就餐、點餐、看電影、旅游、出行的用戶,基本上就是同一群人。”

    愛思考的“八爪魚”

    如今互聯網圈,BAT之后還有一個TMD(今日頭條、美團和滴滴),這三家正努力突破BAT的圍剿成為特立獨行的存在。

    頭條的創始人張一鳴和王興是福建龍巖老鄉。2008年起,張一鳴以技術合伙人的身份加入飯否,開始與王興共事。2009年,飯否因為外部不可抗力被關閉,王興轉身做了美團,而張一鳴延續信息分發的思路最終做出了今日頭條。而滴滴出行CEO程維是王興曾經的創業指導對象。即使去年2月份,美團打車已經在南京低調上線了,市場廣為流傳著王興和程維的勵志故事。

    在美團和阿里還在戀愛期時,在支付寶商戶事業部的程維負責對接美團的事宜。五年前,從阿里出來創業的程維拿著第一版“滴滴打車”給王興看的時候,王興說“這個產品的設計流程太垃圾”,并給出修改意見。

    2015年5月,程維出來分享創業經歷的時稱是王興的一句“垃圾”罵醒了他,讓滴滴走上了精心打磨產品的道路。

    后來的烏鎮互聯網大會上,有媒體組了個局讓張一鳴、王興和程維一起談談中國互聯網下半場。當時,在互聯網界以愛思考出名的王興談了不少對出行領域的想法。但現在看來,王興當時不只是想想這么簡單。

    因為業務涵蓋各個方面,戰線拉得太長而每個領域也都有一兩個有挑戰性的競爭對手存在,市場上一直有質疑美團不夠專注的聲音。

    “有一句話我是很同意的,做傳統行業一定要很專注,但是做互聯網其實要做八爪魚,爪伸得到處都是,你看專注的都不靈。”今日資本創始人徐新的觀點是傳統行業要專注,是為了擴大規模,降低單個用戶成本;而互聯網時代,經濟規律變了,用戶數越大,每個用戶的價值也就越大,形成網絡效應。

    “要把邊際打開,每個用戶價值體現在多業務上,只要你管理得好,選對賽道,這些網絡效應就會持續擴大。”徐新認為王興就很擅長做這個,他是一個“深度學習的機器”,他會花很多時間研究、琢磨、學習,能夠選對新賽道。

    而這背后,不管是團購、外賣還是酒店旅游業務,王興的團隊都不是第一個進入賽道,但是美團的神奇之處在于總能很快找到自己定位,最終搶到市場第一第二的位置。

    事實上,從校內網開始,王興身上就被打上了中國互聯網的Copy to China標簽,他在社交領域的幾次創業成功也被視為是借了Copy to China的直線方法。但王興堅持“創新這個詞的本義,應該是更好地做某個事情的辦法,就是覺得這個事情做得更好,就可以了”。

    而在不停布局新賽道的美團內部,王興要做的就是思考,找準美團下一步的落腳點。

    為了解一個行業,王興會把這個行業最厲害的專家全部聊一遍,兩三個月的時間來回聊,對同樣一個問題,長期反復驗證。

    徐新創辦的今日資本如今重倉美團。但這些年經常和徐新接觸的是王興當年在清華的大學同學,如今美團點評的高級副總裁王慧文。

    在今日資本對餓了么做盡職調研準備投錢的時候,是王慧文給徐新打了一個兩小時的電話,談到了美團要做外賣的想法。最終,徐新決定兩邊一起看。

    而在大眾點評和美團打得最兇的時候,也是王慧文代表王興給徐新打了試探性的電話。

    徐新和王興聊天談得更多的是行業、市場還有最近讀過什么好書。

    王興是一個對萬事萬物都有著濃厚的好奇心,且精力旺盛,樂于思考的人。他似乎對任何一個自己不明白的事都有搞明白的興趣。

    即使10年間發了上萬條飯否,王興還會質疑人一天到底有多少時間是真的在思考?最終的結論是,“我估計答案是很少很少。多數情況只是條件反射。”

    千團大戰、移動互聯網,他認為美團要做的就是擁抱變化,甚至成為變化本身。

    飯否剛成立不久的時候,王興感慨地說對“You are never ready to be an entrepreneur.”這句話感觸頗深。

    結果,一直都沒準備好的王興從校內、飯否到如今的美團,這條創業路已經走了十幾年。

    責編:彭海斌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甘肃神人破解11选5